本科教学工作审核评估专题    
  • 首页
  • 学院概况
  • 党团工作
  • 本科生教育
  • 研究生教育
  • 留学生教育
  • 招生就业
  • 学术研究
  • 人物访谈
  • 原创天地
  • 留言板
  • 办公信息
  • 新闻纵横
  • 少年与太阳
    作者:唐洁 |  编辑:辛雨  |  时间:2018-11-30 08:49:35 |  浏览:140 |

            “星子,它来了吗?”我从被窝里探出脑袋,撑起身子朝着门口问道,哈出的气在接触空气的瞬间凝成白雾。一个月前,星子和我决定向珠峰进发。这是深冬,我们睡在没有床垫没有木炭更没有暖气的荒郊野外,目光所及,全是荒漠。

            “还没有”星子微弱的声音从帐篷口传来。在决定向珠峰进军的第一天,母亲把一粒小珠子当礼物送给我,她担心我们去的地方没有阳光,看不到金色的喜悦,就一把取下脖子上戴了几十年的佩饰,放在我手心“拿着,这个能保你平安。”我把太阳握在手里,暖暖的,有点儿柔和,不像天空中的日光那般灼烧我的皮肤,我能感受到它像一个小球一样在我的手心滚动,时不时蹭蹭手指关节,一会儿跑到手掌边缘,等到快要掉下去时,又顺着手臂直接溜到我的脖劲,再蹿到我的胸前,在它无声无息的滚动下,我感到全身都温暖了起来。从大理赶往珠峰的路上,有了太阳的陪伴,我感觉自己有使不完的劲儿。

            让我好奇的是,我竟然一点儿也想象不出它完整的样子。母亲给我的时候,它不过一粒小弹丸那么大,浑身都闪着金光,如同一粒夜明珠。可后来我渐渐发现它会变换出不同的形状,有时候是方的,有时候又是椭圆的,更让我惊奇的是,有一天我半夜醒来,恍惚间看到了一个少年,浑身赤裸,站在床前盯着睡梦中的我,可就在我睁开眼的一刹那,一阵亮光闪了一下,转瞬又消失不见。

            我将这件事告诉了和我一起出行的星子,星子脸上也显示出和我一样的惊奇。“不会有鬼吧”星子素来胆大,他说,“要不今晚,我埋伏好帮你看看?”我有点儿犹豫,毕竟此时已是冬天,就算穿得再多,在海拔三千米多的山地上一个人呆在帐篷外面,极有可能被冻死。就算星子是健身教练,我对他还是有点儿担心“还是不了吧,我今晚假装睡觉,保持电话联系,有事再叫醒你”“好”星子喝完手里的青稞酒,答应了。黑夜来临,我像往常一样躺进睡袋,手中握着太阳,我将它移到了肚子上方,闭眼睡觉。真的是它吗?我在心里想,古希腊神话中太阳神阿波罗,什么时候跑到了母亲的手中。我不敢想。均匀地发出呼吸等待它现出人形。

            珠峰上有个传说,少年牧羊时,误入一片沙漠,干渴难忍时,出现一位老者,老者从怀中揣出一个小瓶子,瓶中装了圣水,“喝吧,孩子”。少年喝完水后,老人消失不见,沙漠也消失不见,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回到了熟悉的草原。我一边回味着奶奶给我讲的故事,一边等待我的珍珠——太阳的现身。后来,少年发现自己有一个神奇的功能,无论当时下多么大的瓢泼大雨,他所站立的地方,都一片光明。他将自己的发现告诉母亲,母亲紧张捂住了他的嘴“孩子,别说,说了就不灵啦”就在少年还沾沾自喜时,他发现自己原来的特异功能永久地消失了。

            当我思忖着它怎么还不变身时,我突然感受到一阵亮光,帐篷外传来星子的欢呼“哈!抓到你啦”我赶忙从床上翻身而起,不顾寒冷走出帐篷。我看到一个浑身光洁的少年狼狈地抱住大腿蹲在地上,脸上露出挣扎的表情。渐渐地,挣扎愈来愈剧烈,他的脸开始发红,身上升腾出白色热气,我站在离他好几米远的地方,依旧能感受到从他身上传递过来的热度。不好,他的身体渐渐模糊,变小,最后化成弹丸大小,和母亲那天给我时一样,躺在了星子的脚边。

            我把它从地上捡起,紧紧地握在了手中,可无论怎么用力,它都不再发出像以前一样的亮光和像以前一样的温暖。它走了以后,我和星子陷入了一片肃杀的寒冬。

            我的身体随着它的离开急转而下,登峰计划不得不随之终止,站在珠峰的半山腰,星子每日去附近的村庄讨来食物,刚开始,居民热情地给我们高粱面等食物,星子也凭借小时候和父亲学的野外生存技能捕捉到一些野味,后来,我总看到星子黑着脸回来,两手空空。他失望又焦急地站在我面前,我现有的经验中,从未见他如此颓丧的时刻。雪下得越来越紧了,将上山与下山的道路全部封死,在没有柴火又没有食物的情况下,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即将失去知觉。恍惚中,我感到星子在和我说话。“他是太阳变的”星子的语气有点哽咽,有种说不出的悲伤“我们就要死在这儿啦!”他将手伸向了我。一个人喃喃地说了起来。“你知道吗?我刚下山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他们说,以前也有个人,带着这样一粒弹丸来,能保佑他战胜全部困难,可他们一旦被人看见原形,就会死去,原本依附的人,也将半月内死去。”

            他说完这话时,我感到自己头部的疼痛有点儿缓解,继而是剧烈的阵痛,当最后一格电将要用尽时,我躺在床上,捂住小小的弹丸,发出微弱的呻吟,想起一句“我的少年,也许明天就会回来,也许,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一口鲜血染上床单,透过窗户,朦胧中看见一缕新日缓缓升起,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我见到了最后的少年。永别了,我的太阳。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您是第3990544位访客     管理登录     联系我们
    Copy right @ 2009   山东大学(威海)文化传播学院   联系电话:0631-5688313   地址:威海市文化西路180号   邮编:264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