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教学工作审核评估专题    
  • 首页
  • 学院概况
  • 党团工作
  • 本科生教育
  • 研究生教育
  • 留学生教育
  • 招生就业
  • 学术研究
  • 人物访谈
  • 原创天地
  • 留言板
  • 办公信息
  • 新闻纵横
  • 在自省与自欺中的个人主义
    作者:仙爽 |  编辑:董华茜  |  时间:2018-10-10 23:01:42 |  浏览:184 |

    《第一炉香:沉香屑》为张爱玲所作,讲述了少女葛薇龙在梁太太的引诱和乔琪乔的爱下逐步成为高级妓女的故事。从一心期盼完成学业的少女,到香港社交圈的名妓,薇龙虽步步地陷入,却并非如玩偶般任凭梁太太玩弄。不难发现,敏感的薇龙常常陷入自省的状态,而又时不时自欺。在纠结的感情和复杂的利益网中,张爱玲为我们呈现了本我和自我的冲突,描写了情欲挣扎中的个人主义。薇龙在个人主义的支配下,维护情感独立、追求本我中苦苦挣扎,却又甘之如饴。

    薇龙在自欺与自省的挣扎中,并非愚蠢地踏入万劫深渊。当她第一次拜访梁家,就已经明白外界留言非虚,她也明白自己将处在混乱的香港社交圈中。但是,薇龙认为,“可是我们到底是姑侄,她被面子拘住了,只要我行得正,立得正,不怕她不以礼相待。外头人说闲话,尽他们说去,我念我的书。将来遇到真正喜欢我的人,自然会明白的,决不会相信那些无聊的流言。’”梁太太家是“皇陵”,是“鬼气森森的世界”,涉世未深的少女只能抱着“行得正,坐得立”的浮华迷醉生活中的虚妄之言,一方面鼓励、劝勉自己不要卷入不属于自己的漩涡,一方面用这种冠冕堂皇、不切实际的话麻醉自我,自己给自己一个留在梁家的借口。薇龙的自省,是来源于现实和道德的冲突——从良的少女走入高级妓女梁太太家中。当薇龙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位置时,如果要继续进行下去这样的生活,薇龙就不得不用自欺伪饰自己的处境——自省的结果是自欺。

    薇龙用自欺代替自省,但现实的冲击不断击垮自欺的门阀。薇龙“睁着眼”进入了这个世界,在薇龙极力劝说自己保持清白的情况下,薇龙的内心究竟如何?薇龙看到满橱的衣服,她一件件拿出来试,即使她明白,“这和长三堂子买进一个人有什么区别?”她还是做了一个梦——试衣服的梦,绫罗绸缎的梦。弗洛伊德认为:“大多数普通人还是不知道梦的本质,这是因为我们平时不愿透露、羞于透露的愿望,我们总是尽量让其隐藏起来,时间长了就被压抑到了无意识当中而我们浑然不觉,它们只能活跃于夜间。可是,这些被压抑的愿望及各种变形并没有完全消失。”薇龙出身旧式家庭,父亲迂腐清高,因为梁太太做妾,就与她断绝关系,因此,薇龙受到的都是禁欲教育。但是这种压抑荣华的表面生活,并不能掩埋薇龙真实的想法。在薇龙的无意识中,她从一开始就十分向往这种生活。在个人主义的指南中,薇龙并不会排斥这种选择,而其实自欺只是个人主义的反映。结果证明,看清了梁太太意图的薇龙无法挣脱这张华丽的大网,薇龙选择了自欺,欺骗的是自我,遵循的是本我。

    于葛薇龙来说,自省往往是痛苦的。薇龙在睨睨的劝说面前是追求浮华的的高级交际花,作为交际花,最重要的就是自欺。按照交际花界的规则,薇龙会凭借着交际手腕嫁入富裕的上层阶级,绝不会是乔琪乔这种披着上层阶级外衣的“穷鬼”。但是薇龙无法否认自己对乔琪乔的情感,在梁太太拿她挽留司徒协时,薇龙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乔琪乔。在爱的危机中,这个浪公子竟然是她思念的人。弗洛伊德在《自我与本我》中认为,本我受唯乐原则支配,而葛薇龙的“唯乐”选择指向了乔琪乔。

    如若薇龙保持绝对的个人主义,那么要么她会成为第二个梁太太,要么毅然离开梁家。 但是薇龙在自省与自欺的挣扎中终于失去了力气,她几次想离开香港,但又走不成,在信念的动摇后,唯乐原则成为薇龙最希望的选择。她还是爱了乔琪乔,她还是想嫁给一个没有钱的浪荡公子,这似乎是违背了薇龙嫁入上流富裕人家的目的。而乔琪乔承认,他并不会爱上薇龙。弗洛伊德认为:“有意思的是,恰恰是由于那些目的受到抑制的性冲动,人们之间的联系才能得以长久保持。我们可以很容易地从一种现象中理解它,即这些性冲动是无法彻底得到满足的,相反,那些目的未受抑制的性冲动则会在每次的满足之后因能量的释放而急剧减弱。”刚开始接触乔琪乔时,薇龙由于乔琪乔的身份不“值”得爱,选择抑制对他的爱。但其实,薇龙见到乔琪乔第一面后,就不自知地爱上了他。在以后的日子里,薇龙总是不自觉的想起乔琪乔的面孔和他说话的语气、他的动作。但是当薇龙发现了本我、下定决心爱乔琪乔时,这些幻影都没法满足薇龙对乔琪乔的爱,也正是因为有了幻影,才让薇龙的永远想获得满足,因此无法自拔,无法摆脱。而乔琪乔又亲口告诉薇龙他不爱她。当然,从弗洛伊德的解释中,我们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乔琪乔不爱薇龙。乔琪乔与薇龙正好相反,乔琪乔的爱不受抑制,他可以肆意地接受别人真诚的爱,并且在不断的接受后减弱满足感。

    葛薇龙成为了乔琪乔和梁太太两个人的工具——“从此以后,薇龙这个人就等于卖了给梁太太与乔琪乔,整天忙着,不是替梁太太弄钱,就是替梁太太弄人。”薇龙成为高级妓女赚钱供着乔琪乔玩乐,而薇龙成为高级妓女的中介就是梁太太。三个人形成牢固的利益关系,其中的薇龙夹迫在两人之中。但是即便是在这种权利与义务的不平等关系中,我们依然可以发现,薇龙正在自我挣扎中走向个人主义的高峰。

    仅仅是乔琪乔带给她的一丝快乐,薇龙自愿成为了为爱人卖淫的高级妓女。弗洛伊德认为:“对象的一切行为和要求都是正确的、不容批判的,为这个对象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不受良心道德审判的。为了不切实际的爱情,一个人可以变得心狠手辣,不惜触犯法律。以上的整个状态一言以蔽之:对象已然成为了他的自我典范。”此时,薇龙的自我典范是乔琪乔。而这种自我典范的中心不是别人,而是自己。选择典范对象,不顾一切地做任何事情,实际上是遵循自我情欲。因此,自我典范的选择是由自我决定的,自我典范的行为是由自我主导的,自我典范的中心是自我的爱。当自我崩塌,其他的一切将不复存在。如若薇龙不爱乔琪乔,那么乔琪乔不会成为薇龙的自我典范。即使乔琪乔是薇龙最爱的人,即使薇龙为了他可以不惜一切,但是薇龙仍然在这场情场博弈中占据自我主义的高峰。薇龙坦言,“我爱你,关你什么事。” 薇龙的爱是个人主义的。这里的个人主义,不是以自我利益为出发点的价值观念,而是追求个人情欲的独立。

    薇龙的爱是乔琪乔给的,但是薇龙对乔琪乔的爱是自己的。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您是第3878760位访客     管理登录     联系我们
    Copy right @ 2009   山东大学(威海)文化传播学院   联系电话:0631-5688313   地址:威海市文化西路180号   邮编:264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