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教学工作审核评估专题    
  • 首页
  • 学院概况
  • 党团工作
  • 本科生教育
  • 研究生教育
  • 留学生教育
  • 招生就业
  • 学术研究
  • 人物访谈
  • 原创天地
  • 留言板
  • 办公信息
  • 新闻纵横
  • 新旧观念追求下的成全与妥协
    ————浅论白流苏与范柳原的感情
    作者:徐暖阳 |  编辑:董华茜  |  时间:2018-10-10 23:01:09 |  浏览:178 |

    一谈起白流苏与范柳原,人们似乎总是说这是一场充满算计的爱情,白流苏作为旧式女性,想要的是经济来源和生活追求,即物质层面的追求,范柳原有着新式追求:想要的是精神层面上的恋爱,希望能找到一个“懂得”他的人,于是各自算计着,算计着……在苍茫的乱世里,他们互相猜测,各自谋划着,很难说谁是赢家,在断壁颓垣之下,他们因香港的陷落而结为夫妻,看似圆满的结局却在胡琴吱吱呀呀凄凉的调子里染上悲剧色彩。于是人们说,这场婚姻,对于白流苏来说是成全,对范柳原来说则是妥协。

    无论是婚姻还是爱情,这其中都带有着很强的目的性,白流苏一心想要找一个归宿即经济来源,这也不能算白流苏天性的功利,家中刁蛮刻薄的妯娌,花光自己钱还欲将自己赶出门的亲兄弟,更何况她也早已不再年轻,白流苏生活在旧式家庭之中,在旧式观念之中,女人的资本便是年轻漂亮来引得男人注意,更何况,小说更是一针见血的提出,年轻亦是稍纵即逝的“你年轻么?不要紧,过两年就老了,这里,青春是不稀罕的。”,加之,“一个女人若是得不到男人的爱,她也得不到女人的尊重,女人就是这点贱”所以在白公馆饱受冷遇的白流苏,抓住范柳原,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可以扬眉吐气的让人们不再轻看她,同时也能找到后半辈子的生活来源。虽然她拥有反抗精神,可她终归是个不再年轻的女子,在遇见范柳原之前,她要面对的就是去做五个孩子的继母,与一个小职员成婚,此等绝望的人生困境让白流苏不得不算计,不得不为自己的人生而“精刮”着。

    白流苏的算计是出于不得已的,这点不得已,也是男权社会下女性地位的卑下,是封建社会之中女性对于婚姻的依赖性。我不赞同有些观点之中所谈的,这场婚姻对于双方都是悲剧,我认为至少对于白流苏来说,这是她最好的成全,请不要拿婚姻须得两情相愿双方平等的要求来苛责白流苏这样一个结过一次婚了、不再年轻、即将被家中赶出的女性,难道她去做五个孩子的继母,就要比嫁给范柳原幸福吗?从真正意义上来说,白流苏的婚姻固然不圆满,可是已经是她在那个时代所能达到的最好的地步,这对白流苏来说无疑是成全。

    白流苏爱范柳原吗,这问题可能很难回答,然而可以确信的是,范柳原对白流苏的真心一定是大于白流苏对他的喜欢,范柳原是那么的痴呵:特地托徐太太把白流苏带来香港,半夜打电话给白流苏倾慕真心,给白流苏发的电报“乞来港”也是带着一丝哀求的情感,他说“跟你在一起我就喜欢做各种傻事,甚至于乘着电车兜圈子,看一场看过了两次的电影……”,这种痴傻的状态宛如一个热恋的少年,他说“你就是医我的药”,言语之中透露着他对于白流苏的想法:他认为白流苏可以治愈他,他说“有些傻话,不但要背着别人说,就是自己听见也挺难为情的,比如我爱你,我一辈子都爱你。”他会和白流苏说“生死契阔,与子成说”的古老诗经的美好爱情,想用中国古老文化来唤醒白流苏对他的爱,可是白流苏心里只有“你做不了主吗?”的关于婚姻的质问,范柳原也只能落寞的说“你不爱我,你如何能做的了主呢”他会因为白流苏和别的男人跳舞而吃醋,也会用激将法故意和印度公主亲热而让白流苏和自己更加亲密,他也会在看见断壁残垣时一时感性“流苏,也许你对我会有一点真心,我对你会有一点真心,”范柳原的确是放浪形骸的公子,被一些太太送女儿送上门而宠坏了的富家公子,然而范柳原也有他的可原谅性,他年轻时作为私生子,“很吃过一些苦”,连他不也对流苏说“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你就会原谅现在的我”吗?他也曾恳切的说“我要你懂得我,我要你懂得我”虽然他在说这话时,心理早已绝望了,可还是哀恳似的如此说着,虽然白流苏觉得“他对她说的那些话,她一句也不相信。她看得出他是对女人说惯了谎的。”但是范柳原也说过“我对你说过句把真话,只是你听不出来”真情吐露却不被认真对待,这才是最可悲的吧。我想范柳原因年少境遇不好,性格变得如此放浪,或许也是他心底之伤的一种掩饰,在经历过童年的苦难变得性情改变时,他在十里洋场里因为着自己的富有,身边不缺女人,可是在他心理也是渴望着有人能够真正关怀自己的,他与《红玫瑰与白玫瑰》中的王娇蕊相似:,表面看来,他们是情感放荡、风流成性的滥情者,而实际上他们是执着于真爱,并竭尽全力追求真爱的"真人",尽管他们怀揣爱情理想,并努力为之奋战,最终却还是难逃无爱婚姻的悲剧,成为令人叹惋的失败者。 

    人们常常责难范柳原不负责任,和白流苏床笫之私之后便弃她而去,但我完全赞同范柳原所说的“我犯不着找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来管着我”天性放浪的公子身边不缺女人,在试图唤起白流苏对他的爱无果后,他必然是落寞的是绝望的,真爱难求,知己难遇,他为白流苏安顿好了房子和用人,也是仁至义尽,给了她“经济上的支持”。最后香港陷落,成全他和白流苏最终无爱的婚姻,这对追求真爱的范柳原来说,不得不算是一场精神追求的妥协,人生的妥协。

    在这场博弈般的婚姻中,虽然彼此都有着彼此的目的自私着,但也许就像书中所说,世上总有地方容得下这对平凡的夫妻,这场新旧观念下的交锋,算计,妥协,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达成了“一刹那的谅解”,早已够他们彼此和谐的生活个十年八年,传奇中倾国倾城的人儿大抵如此,我们,不问也罢!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您是第3878824位访客     管理登录     联系我们
    Copy right @ 2009   山东大学(威海)文化传播学院   联系电话:0631-5688313   地址:威海市文化西路180号   邮编:264209